就这里不干

2019-06-26 05:04

而这口水井的不同之处远不止这一点,干旱时节,邻村的水井纷纷枯竭,但“四眼水井”的井水始终旺盛,服务周边不少村民,农田灌溉和日常生活都少不了它。“平常人家种玉米、种番薯、种菜,都不能缺水的,其他地方的井都干了,就这里不干,来打水的人不知道有多少。”郑书信老人回忆道。

“现在虽然自来水普及了,但村民还是会到井中取水。夏季冲凉,冬季洗衣服,说来也是奇怪,井水冬暖夏凉,皮肤瘙痒洗完就舒服很多,你要是不信,夏天的时候过来我们这里冲凉。”郑书信老人说,他居住在水井旁已有40多个年头,近年来,取水的村民虽不及从前那么多,但“四眼水井”到现在仍惠及着不少邻里乡亲。

长流墟社区陈允清主任告诉记者,目前村民对水井的依赖程度还是很高,所以他们会尽力保护好“四眼水井”,尤其是井水水质,望百年古井能服务更多的村民。

“有人住的地方就得有井啊!”80岁的老人郑书信告诉记者,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,海口秀英区长流墟社区的这口“四眼水井”和井旁的4棵古树同龄,都已经存在上百年了。具体是何人开凿这口水井,无人知晓。他认为,有人在此聚居后必然要开凿水井解决用水问题。同期的4棵古树已干枯死亡3棵,仅剩1棵,但“四眼水井”不溢不竭、水源旺盛,冬暖夏凉的井水始终方便邻里乡亲。

童年时期,郑书信老人随姨母生活在秀英区博抚村,“四眼水井”旁的一块水田是老人和小伙伴的“秘密基地”,抓小螃蟹、抓鱼、割草喂牛,在水田里弄得脏兮兮的孩童,直接在水井旁冲凉。炎热的夏季、凉爽的井水、已逝的伙伴,定格在郑书信老人的童年记忆中,“12岁的时候,我每天都到这里放牛,并且与小伙伴一起在水田里玩,他们有些比我年纪大的已经过世,我今年也80岁啦!”说到伤感处,老人略微沉默,便很快转换到另一个话题,“你看看我们这里的井是不是和别处的不同?”

记者看到,与大部分的圆形单一井口的水井不同,长流墟社区的“四眼水井”和它的名字一样有“四眼”:方方正正的水井有着四只圆溜溜的大眼睛。郑书信老人介绍称,这“四眼”的讲究可不少,从前人的智慧可见一斑:一是为了安全,与一般的大井口容易发生安全问题不同,水井分为四个小井口,附近村民打水时不容易掉入井中;另一方面,用水人多时,四个井眼能方便群众尽快有序地打水,一人一眼不争也不抢。

对此,郑书信老人十分感谢长流墟社区对水井的保护:把水井四周的围墙提高、扩大,防止污水流入;定期用石灰对井水消毒、清理井内淤泥等。